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山之子的博客

请君到太阳升起的东山来,这里有蔚蓝的天空、辽阔的海洋、温馨的朋友。

 
 
 

日志

 
 
关于我

甘肃兰州市人,中文系毕业,高级讲师,中国科学管理研究院特邀研究员。主要著作有诗集《兰山抒情》,小说集《含笑九泉》,散文集《宛川随笔》,《祖厉往事》,《半年吏录》,论文集《南河评论》,《函苑耕耘》等二十多部。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若不是忍无可忍 怎会直接支持制裁朝鲜  

2016-03-07 23:11:53|  分类: 【收藏】报刊文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若不是忍无可忍 怎会直接支持制裁朝鲜
2016-03-07 13:05:25 来源: 观察者网(上海)

中国若不是忍无可忍 怎会直接支持严厉制裁朝鲜?

最严禁令的出台,也许意味着朝核问题到了最终摊牌的时刻

 
中国若不是忍无可忍 怎会直接支持严厉制裁朝鲜?

最严禁令的出台,也许意味着朝核问题到了最终摊牌的时刻

靴子落地。对朝鲜加重制裁的安理会第2270号决议3月2日得到了安理会成员的一致通过。

在朝鲜不顾周边和国际社会一致的再三呼吁和劝解,“独走”式地进行了第四次核试验和光明星4号远程火箭发射试验之后,没有人怀疑安理会必然会通过针对朝鲜的新制裁决议。然而这份号称二十年来最严厉的对朝制裁令,力度究竟如何呢?毕竟朝鲜十多年来似乎挺过了一波又一波对它的制裁措施,甚至近年访问朝鲜的大多数人都认为,它近两年来经济状况还有所改善,无论是针对精英阶层还是普通人,多数物资的供应都比以往宽裕了不少。

但在初步分析决议全文后,笔者的看法是:这不仅是朝核问题浮出水面后最严厉的制裁令,而且其严厉程度在整个联合国安理会主导的国际制裁史上,也只有1990年伊拉克入侵科威特后遭到的制裁可以相比。2270号决议的出台,很可能标志着已经长达二十多年的朝核问题,即将走向全面摊牌的最终阶段。

当然,这远不是结束,甚至不是结束的开始,然而,也许就是开始的结束。

封闭的朝鲜可以闭关自足?

公平地说,金正恩执政以来,在恢复和重整朝鲜经济上是做出了一些努力的,政策上也基本继承了金正日晚期的调整方针,总体比较平稳,没有再搞出“货币兑换”之类的大新闻。所以才有朝鲜这几年经济缓慢恢复,社会趋向稳定的局面。以外界最为关注的食品供应问题为例,随着朝鲜努力推广一些农业新技术,化肥供应的好转(兴南化肥厂等企业的改造完成,朝鲜以煤为原料的化肥产量恢复到80万吨,约可满足国内需求的一半),和莆田担当制(可类比为半家庭联产承包制)的继续执行,到2010年以后,在少量国际援助的帮助下,朝鲜粮食产量已能基本保证人民的温饱需求。

但无法否认的是,作为一个仅有2500万人口的中等发展中国家,朝鲜无论是在科技水平上、工业门类上,还是在资源丰度上,都不可能有脱离国际循环、独力维持一个近现代经济体系的能力。在全球高达几十万亿美元的跨境贸易中,朝鲜所占比例微不足道。但这部分贸易对于朝鲜来说却是不可或缺的。上世纪90年代作为朝鲜主要贸易伙伴的苏东阵营瓦解,朝鲜对外贸易额从1990年的42.1亿美元连续骤降,到1998年最低跌至14.42亿美元,直接导致了朝鲜经济一度近于全面崩溃。而现在的朝鲜,家底恐怕还不如上世纪80年代末厚实。面对2270号安理会决议,朝鲜可能要为其坚持核地位而付出哪些代价,又是否承受得起呢?

虽然朝鲜很少公布可信的官方经济数据,但根据其主要贸易伙伴的公开资料,它的进出口数据大致还是比较清楚的。而从1991年开始,中国成为朝鲜的最大贸易对象,近年中朝贸易额更占到了朝鲜贸易总额的三分之二左右——多数媒体上这个数据高达“九成”,但这其实是错误的,是采纳了韩国的统计口径(一般出自于大韩贸易投资振兴公社),可韩国在统计时,是将韩朝贸易视为“特殊国内贸易”,不计入朝鲜外贸数据中。——所以根据中朝贸易结构,即可比较准确的分析朝鲜经贸的主要支柱和对外依赖度究竟如何。

这意味着朝鲜与外界的几乎所有金融联系,包括但不限于银行、保险、担保等,都将被全面切断,制裁力度甚至超过了几年前伊朗所遭遇的。毕竟对伊朗的金融制裁,是由美欧依据本国法律单方面发起的,未经安理会授权,其它国家和地区没有义务遵守,也总有少数金融机构不在乎美欧的报复威胁。例如中国的昆仑银行就趁机承揽了中伊贸易结算的独门生意,利润火爆。即使如此,由于结算、转账、提款上的困难,伊朗外贸仍然严重受阻,进出口成本也被人为大幅提高,整体经济因此受到重创。几年后不得不与伊核六方(安理会五常+德国)达成了核问题协议,换取解除制裁。而朝鲜现在面临的金融制裁强度,甚至可以说加倍于伊朗。

此外,2270号决议还对朝鲜对外交通运输作出了极为严厉的限制。现在根据决议,联合国各成员国都有义务对源于或经过朝鲜的所有货物进行强制性检查;朝鲜船只和飞机被严格限制入港权,甚至重要的航运企业“朝鲜远洋海运管理有限公司”及其全部隶属船只都被列入冻结资产名单,又禁止向朝鲜提供租船租机服务。朝鲜现在就不强的跨境运输能力,必定会因此进一步萎缩下降,这又将牵连、打击到仍属于合法的朝鲜对外贸易项目,无疑于雪上加霜。

朝核问题何去何从的关节点将至

笔者在2013年朝鲜第三次核试验后就曾预测:尽管中美间有相当程度的互疑,对东亚以至全球秩序的长远设想上也有重大分歧,但朝鲜核问题却是一个特例,两国的立场反而在逐渐趋近。朝方再激进的动作也只会进一步加强中美要求朝鲜彻底弃核的决心;而推动朝核问题政治解决的现实途径只有向朝鲜施加真正的经济压力,但还需要等待推动踏出这一步的时机。现在看来,最后逼迫中国下达最后决心的,果然还是朝鲜忍耐不住、再次突破底线的挑衅。

无庸讳言,谁都能看出中美在东亚安全格局的塑造上不但有分歧,而且分歧相当大,站在朝鲜的立场上,它企图利用这种矛盾谋取自己利益的最大化,其实也无可厚非。所以在朝鲜几次违背对中国的承诺,反复试探新底线之后,中国仍然一直在多方压力下,坚持主张朝鲜的正当安全需求,坚持维护朝鲜正当的经贸权利。但有一点是其不应该越过的底线,那就是不应该企图利用与中国的历史渊源(《中朝友好互助条约》法律上仍然有效)和对中国的地缘意义(东北华北的陆上大门),以自身为导火索挑动中美间再冷战,通过让整个东亚重回两个阵营高度紧张对峙的办法,来摆脱自己孤立且落后的国际处境。

笔者注意到至今仍相当同情朝鲜的人士往往主张:有没有朝核的借口,美国都是要在韩国部署萨德系统的,所以朝鲜在客观上并没有对中国的利益造成多少实际伤害。

坦率地说,这种辩护是建立在“日韩政府完全只是美国傀儡”论基础上的,但事实上即使在朝鲜战争时期,李承晚政权尚有自己的算盘,会给美国扯后腿,何论现今?且不说在朝鲜这波“氢弹试验”和“卫星发射”前,韩国对于要不要、如何、何时布署萨德系统的犹豫心态是非常明显的。即使退一步说,美韩政府也许对布署萨德系统早就有了统一意见,青瓦台的犹豫只是对外作秀,但“需要作秀”本身就意味着美韩在“软实力”损耗上的顾忌,而每拖延布署一天,对正在安全领域硬实力上抓紧补课的中国来说,也都是有益的。

然而,朝鲜无视安理会的再三禁令(作为联合国成员国,朝鲜有义务服从安理会的决议),四度核试验、发射远程火箭,客观上给美韩加速布署萨德系统、加强军事同盟制造了良好的舆论环境——如韩国国内就从原来的二分看法迅速变成了压倒性支持——甚至反过来指责中国长期“纵容”朝鲜。这些难道不是客观事实吗?没有这些事实俱在的再三“背刺”,中国不是忍无可忍,又怎会直接支持如此严厉的决议案?

现在2270号安理会决议已经出炉,这份对朝鲜经济要害几乎全覆盖的制裁计划,如果得到各国比较认真的履行,那朝鲜将第一次真正为保持实际核地位而付出巨大的代价。尤其是对于朝鲜精英阶层来说,外汇收入的骤降,必然会严重影响到他们近年来颇有改善的生活条件。这对于朝鲜最高领导人个人来说,又将是一个额外的挑战。而无论如何,在各方都近于打出各自的王牌后,朝鲜核问题乃至半岛长期安全格局何去何从的关节点,最终浮现恐怕就在一两年之内了。

根据中国海关总署的公开数据,2015年中朝双边贸易总额为55.11亿美元,其中,中国对朝鲜出口额为29.45亿美元,自朝鲜的进口额为25.65亿美元。再加上韩国贸易协会公布2015年韩朝27.13亿美元的贸易数字,朝鲜去年的进出口贸易总额约在85-90亿美元间。而依据韩国统计厅发布的“2015年朝鲜主要统计指标”的估计,朝鲜2015年名义国民总收入(GNI)约为34.23万亿韩元,大约折合300亿美元左右。依此估计,朝鲜虽然封闭,不过其外贸与其国民经济的比例并不低,约在27%-30%的区间内。

而依据另一家权威机构——联合国统计司——的数据,2014年朝鲜GDP仅为174亿美元,当年进出口贸易总额则超过94亿美元,外贸占国民经济比例更超过50%。但笔者认为这个比例显然有些偏高,相较之下,韩国统计厅对朝鲜实际经济规模的估测更容易接受。不过,即使接近三分之一的外贸占比估算,加上极低的人均收入线,仍然意味着朝鲜经济的对外依赖度比一般人印象中要深得多。

可以看出,朝鲜对华(对外)进口的商品主要有机电产品、石油化工产品、车辆交通工具及其配件、成品油以及部分食品。分布门类不仅比较广,而且比较平均,考虑到朝鲜外汇相当紧张的因素,这种“平均分配”的做法恐怕反映出了一个现实——朝鲜在工农业上的弱项、缺门很多,不得不依赖进口以保证整个社会和经济体系的正常运转。可以想见,一旦失去这些补充,朝鲜经济再出大问题的概率相当高。

另外,以上数据还不包括原油,从2014年起在中国海关出口统计内,向朝鲜的原油出口一直为零。但按常识,少量进口成品油(全年仅值1亿多美元)不可能满足朝鲜对“工业血液”的最低需求,应该另属诸如人道主义援助项目的归类。

不过2270号决议对朝鲜的进口限制并没有增加很多,无论是中国和俄罗斯坚决反对“制造朝鲜崩溃”式制裁的态度,还是对制造出人道主义灾难后舆论反弹的顾虑,安理会最终只将进口禁运扩大到了所有类型的武器、直接与核生化制造相关的设备与技术、以及航空和火箭燃料。这些与朝鲜平民的生活影响和交汇都不大。同样,考虑到对民生的影响太大,中国也不太可能全面停止对朝的石油供应,但一定程度的缩减恐怕不可避免。

2270号决议的威力

2270号决议的重点在于首次将朝鲜的主要出口商品、以及运输方式、资金运作渠道都全面纳入了制裁范围。以往这些措施即使策划单独实施,也一直为中国和俄罗斯所反对,此次却一股脑通过,组合后的威力更有叠加。可以看出,朝鲜出口以矿产品及其粗制品和成衣制造为主,后者据了解以代加工业务为主,它最重要的外汇支柱还是矿产品。以最大宗的煤炭为例,在全球煤价低迷的情况,去年仍然出口超过10亿美元,对薄弱的朝鲜经济来说意义不言而喻。然而根据新决议,不仅朝鲜目前最主要矿产品——煤和铁被列入禁售名单(除民生目的外),而且其另外几种主要矿产品钒、钛、稀土以及黄金,更被完全禁止出口(甚至不得以民生目的为理由出口)。仅此规定得到各成员国执行后,朝鲜的外汇收入就极可能剧降一半左右。

除了对部分产品直接禁运之外,对朝金融制裁的力度也是二十多年来空前的。根据2270号决议,各国将要在90天内关闭朝鲜金融机构在本国的分支,除了人道主义援助、禁核和外交活动需要外,停止或关闭本国金融机构在朝鲜分支的营业。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