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山之子的博客

请君到太阳升起的东山来,这里有蔚蓝的天空、辽阔的海洋、温馨的朋友。

 
 
 

日志

 
 
关于我

甘肃兰州市人,中文系毕业,高级讲师,中国科学管理研究院特邀研究员。主要著作有诗集《兰山抒情》,小说集《含笑九泉》,散文集《宛川随笔》,《祖厉往事》,《半年吏录》,论文集《南河评论》,《函苑耕耘》等二十多部。

网易考拉推荐

从国共双方的记录复原红军长征初期的险局  

2016-11-07 10:51:48|  分类: 【收藏】历史钩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国共双方的记录复原红军长征初期的险局

解读 湘江战役(原创) - 潮河边人 - 潮河边人博客湘江1934张庆涛2009年作

对于遵义会议召开前的中央红军长征史,既有叙述存在不足。其一,军事行动成败,不仅同己方规划与准备有关,且受制于对手判断与处置。但既有叙述多以中共方面史料为主,忽视国民党军追剿部署与行动。其二,既有叙述虽以中共方面史料为基础讨论党史、军史问题,但部分重要问题仍模糊不清,缺少历史过程呈现。因此,尽可能充分结合国共双方军事档案、日记与回忆录重梳中央红军这一段长征历程时,一幅不同的画面逐渐出现。

一、关于彭德怀的建议能否成功实施的问题

1934年10月上旬,中央红军从赣南突围西进。粤、湘地方实力派未全力堵截,中央红军越过湘赣边境,进入湘南。11月11日,中央红军前锋红3军团控制郴州以南良田和宜章,突破国民党军第三道封锁线;主力正从延寿圩一带向郴、宜突破口前进。此时,国民党各部的大致位置是:湘军第15师布防郴州,第16师及部分保安团设防湘江,第19师第56、57旅作为湘军总预备队控置于长(沙)、醴(陵)铁路线,第50师布防赣西袁水一线,第62师尾追中央红军主力,省城警备旅守备长沙,第23、53、63师正从湘、赣边境地区赶赴郴州——耒阳一线途中,湘军将领李觉所率“追剿”红6军团入黔之补充总队与第19师55旅正回援湘江防线途中。中央军薛岳部准备经茶陵赴永州,但仍未入湘;周浑元部正从湘、赣边境开赴郴州途中。

接下来,中央红军须设法突破国民党军湘江防线。据红3军团军团长彭德怀回忆,在郴州、宜章期间,其建议“以三军团迅速向湘潭、宁乡、益阳挺进,威胁长沙,在灵活机动中抓住战机消灭敌军小股,迫使蒋军改变部署,阻击、牵制敌人;同时我中央率领其他兵团,进占溆浦、辰溪、沅陵一带,迅速发动群众创造战场,创造根据地,粉碎敌军进攻。否则,将被迫经过湘桂边之西延山脉,同桂军作战,其后果是不利的”。据此,既有长征史叙述多言彭德怀建议是可行方案,可惜中革军委没有采纳,导致湘江之战惨重损失。不过,从战场态势分析,北进威胁长沙成功可能性不大。

北进威胁长沙成功机率低,在于湘军准备充分。中央红军突围西进后,湖南地方实力派何键时刻提防中央红军由湘南北进。10月23日,电令湘军第15师与部分保安团部署于耒阳一线筑碉防守。蒋介石判断中央红军北进可能性不大,11月6日发电催促何键把第15师向南推进部署于郴州,并保证从茶陵向永州前进的薛岳部能堵截中央红军北进。何键按蒋之部署,11月8日令第15师推进郴州。只是耒阳一带并未因此而变空虚。11月6日,何键调部署于桂东的第63师集中耒阳。11月13日,第63师到达耒阳。此外,第23、53师最初集中地亦是耒阳高亭司之线。后第53师改趋郴州,第23师先头部队11月13日到达高亭司。湘军在中央红军北进必经之地耒阳一带始终保持两三个师兵力。

反观中央红军,红3军团11月11日拂晓突破第三道封锁线。此时,红3军团主力控置于良田一带,第6师位于宜章,掩护打开的缺口。红3军团北进,须有部队接防良田与宜章。红8军团11月11日开往良田协助红3军团,红3军团主力可获行动自由。但接防宜章不会如此顺利。红1军团因粤军封锁无法通过九峰、乐昌一线,不得不绕道前进。该军团第1师主力11月12日才到达宜章附近。若中革军委选择宜章接防后北进,在无战斗情况下,红3军团以每天40公里速度行军,可能11月14日左右到达耒阳一带。加之湘军于耒阳至郴州一线已修筑碉堡联络线,第15师郴州布防,保安团防守耒阳,红3军团北进必会于郴州至耒阳一线遭到阻击。因此,红3军团突破湘军阻击进至耒阳时,第23、63师应已到耒阳。

纵然红3军团突破耒阳一线,仍面临巨大困难。红3军团北进意图是为中央红军创造不经老山界而直出湘西的条件,所以,红3军团行动必须调动湘军的湘江防军主力才可达目的,但这难以实现。蒋介石与何键清楚中央红军缺乏攻坚能力,且此时长沙驻有一专门担任省城防务的警备旅。红3军团北进很难对蒋介石与何键产生过大威慑。更何况蒋介石已判断中央红军纵然分兵一部北进亦为掩护主力西进,大量调动10月23日部署于湘江一线守军防堵红3军团可能性极低。国民党军“追剿”各部于11月13日前后已进至或接近郴州、耒阳一线,何键可迅速抽出部队尾追红3军团。而且,第19师第56、57旅作为湘军总预备队已置于长醴铁路线,第50师布防赣西袁水,何键亦能利用铁路、公路迅速调动这些部队展开堵截。即便退一步,何键不得不抽调湘江防军一部防堵红3军团,也不会对整条防线产生大的影响。截止11月13日,湘江的湘军防军总兵力已增至15个团。随着薛岳部入湘赴永,更会进一步增厚实力。反倒是中央红军主力因战斗力强的红3军团北进而削弱突破国民党军湘江防线的能力。

二、关于中革军委在湘南的军事指挥问题

既有中央红军长征史叙述多强调,博古、李德在湘南拒绝趁“追剿”军主力薛岳、周浑元部尚未靠拢而歼敌一部的建议,消极避战,丧失一次战机。但梳理中央红军这一时期的进军历程与相关决策,可发现这一说法仍可讨论。

中央红军主力通过第三道封锁线之际,蒋介石电令何键统一指挥入湘中央军与湘军展开追剿。11月13日,何键调整部署,令第16、62、63师及第19师第55旅、补充总队4个团及3个保安团防守湘江一线,主力向黄沙河集中;薛岳部限11月24日前集中零陵,堵截中央红军北进或西进;周浑元部限11月22日到达道州,截击中央红军;第15、23师经嘉禾向宁远及其以南地区跟踪追击;第53师经临武、蓝山、江华、永明跟踪追击。

何键部署追堵中央红军时,中革军委确有消灭部分追兵打算。红9军团供给部长赵镕日记记道:“中央决定红军在突破敌人第三道封锁线后,拟在群众与党的基础较好的湖南南部广大地区消灭前来追击的薛岳之中央军5个师12个旅,我全军即准备在此进行战斗动员”。但中央军行动缓慢,反是湘军第15、23师冲在最前面。因此,中革军委决定先打第15、23师。11月21日1时,中革军委电令红1、3、5、8军团:“今二十一日晨与敌二十三师、十五师当其由嘉禾向宁远及甘露田(正义圩)方向前进时进行决战,目的为在其他敌军未到达之前消灭之”。 21日4时,中革军委下达作战部署,以红3军团、红5军团与红8军团合力突击第15、23师,红1军团主力集结天堂圩、梧桐溪与柑子园,准备进攻周浑元部左翼队。但第23师并不愿与中央红军真正作战。红5军团第13师师长陈伯钧日记写道:“敌廿三师分数路由甘露田、洪观圩、黄泥铺等地节节前进。主要是想抑止我军,以便于周纵队之截击,该敌并未与我真正作战。所以,最后我们亦撤退楠木圩,未参加任何战斗”。实际上,第23师不仅不愿与中央红军作战,而且停下修防御工事。

第23师逡巡不进,中革军委本着消灭追敌一部的计划,把目标转向正朝宁远前进的周浑元部。中革军委估计“周纵队于二十二日可全部到达宁远,其主力有向道州前进可能”,“决定于宁远、道州之间坚决突击和消灭周纵队之左翼队,对敌二十三师则以后卫部队箝制之”,部署红1军团第2师22日攻道州,军团主力22日午前留宁远天堂圩一带抗击周浑元部,晚间向鸡公神、大坝头、石马神移动。11月22日,红1军团第2师进占道州,周浑元部抵宁远。但周部没有立刻向道州进军,中革军委的计划落空。

对周浑元部接下来的进军方向,中革军委估计“在第二师已占道州条件下,周(浑元)敌由宁远前进有两种可能:一种是由宁远河北岸向道州迂回,一种是从宁远之南向我尾追”。11月23日3时半,中革军委明确周浑元部的前进方向为宁远以南,下达与周部作战部署:“一、三军团今日应协同突击周浑元敌向天堂圩方向进攻的部队。五军团之第十三师,在周敌猛烈向我进攻时,应由南向北参加消灭周敌的战斗,第三十四师则应钳制和打击向我尾追之敌二十三师的部队。红八军团为预备队,必要时,得使用参加突击敌二十三师的尾追部队”,“本日战斗结束后,我野战军全部应即准备迅速渡过潇水,与湘、桂之敌进行新的战斗”。中革军委手中好牌尽已打出,准备与周浑元部进行相当之战斗。

11月23日晨,周浑元以第96、99师为攻击部队,第13师为预备队,第5师担任掩护,向天堂圩进攻。但周浑元并无与中央红军真正大打的想法。第13师师长万耀煌日记中写道:“因天堂圩匪不甚抵抗,故轻易攻略,藉此半日时间略事整理”。中革军委的计划再次落空。

综上所述,中革军委这一时期有强烈寻机歼敌一部的意图。只是国民党军各路追兵都没有真正作战的打算,且周浑元部总兵力达4个师16个团且没有过于突出、孤立部分,中央红军根本不可能集中绝对优势兵力展开攻击。若强行突击,可能的结果则是两败俱伤。

三、关于通道会议是否决定战略转兵的问题

1934年12月2日,中央红军主力开始翻越西延山脉。按中革军委既定计划,翻越西延山脉后,中央红军应从城步一带北上到达转移既定目的地湘西会同。但此时的战场态势已不允许中央红军从城步入湘西会同。中央红军过湘江后,何键迅速调整部署,除以一部尾追外,主力速赴新宁、城步、绥宁、靖县、会同堵截湘桂边境之中央红军北进湘西。与此同时,桂军从南面向中央红军压过来。中央红军北面、东面、南面皆有强敌。中革军委为避免被动作战,命令越过西延山脉的中央红军沿湘桂边境地区西进。

中央红军沿湘桂边境西进,将入贵州,而非到达既定目的地湘西会同。加之毛泽东、张闻天与王稼祥过湘江后又不断批评“军事路线”,中革军委实有必要开会讨论下一步进军方向。12月12日,中革军委在通道县城召开紧急会议解决进军方向问题。在会议讨论中,李德不赞同中央红军入黔,提出为进入湘西,“让那些在平行路线上追击我们的或向西面战略要地急赶的周部和其它敌军超过我们,我们自己在他们背后转向北方,与二军团建立联系”。这一方案幻想成分太多,被绝大多数与会者否定。讨论结果,决定采纳毛泽东建议,中央红军西进入黔。黔军战斗力薄弱,在中央红军进攻下溃退。12月15日,红1军团占贵州黎平。12月1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于黎平举行会议,通过《中共中央政治局关于战略方针之决定》,宣布放弃落脚湘西,转于川黔边开辟新苏区。

对于通道会议决定中央红军西进入黔,既有叙述多不认为是“转兵”,即中革军委并未否决既定落脚湘西计划。放弃湘西、转进黔北是黎平会议的决定。但以现有资料分析,这种观点不一定可靠。

先分析当事人关于通道会议前后情况的回忆。通道会议参加者周恩来1943年回忆:“从老山界到黎平,在黎平争论尤其激烈。这时李德主张折入黔东。这也是非常错误的,是要陷入蒋介石的罗网。毛主席主张到川黔边建立川黔根据地。我决定采取毛主席的意见,循二方面军原路西进渡乌江北上。李德因争论失败大怒。此后我与李德的关系也逐渐疏远”。依周恩来回忆,黎平会议才最终放弃落脚湘西。而李德因战略方向改变大发脾气,很可能与其发生争吵。

通道会议参加者李德则讲述了一个不同的故事。李德回忆:在飞行会议上,“毛泽东……继续向西……进入贵州内地……的建议被通过了。他乘此机会……第一次表达了他的想法,即应该放弃……同二军团一起建立苏区的意图,向四川进军”。“我很费劲地听了这个谈话,好象过早地走开了……当我看到所发布的命令时,我才知道了最后决定的全部内容。我请周恩来给我讲一讲详细情况,他显得有些激动,虽然他往常总是很镇定自若”。“占领黎平之后,我们又举行了一次会议……周恩来事先来问我的意见,我提议改变行军方向转向西北……解放……以遵义城为中心的地区”。也就是说,李德在黎平会议前已赞同转进黔北。周恩来所忆李德发脾气一事,很可能发生在通道会议结束后。至于李德发脾气原因,则是通道会议已接受毛泽东放弃与红二军团会合的建议,改变中央红军转移的战略方向。李德回忆:周恩来解释,“中央红军需要休整很可能在贵州进行,因为那里敌人的兵力比较薄弱。博古认为,从贵州出发可以一直向北,在那里才真正有可能遇到很小的抵抗”。博古所言从贵州北进且不会遇见大的抵抗,肯定不是指进入国民党军队云集的湘西,而是川黔边境地区。

另据未参加通道会议的陈云回忆:“当时,五军团担任长征红军的后卫。中央决定不在会同建立革命根据地并向贵州进军后,我和刘伯承同志应博古同志的约,在洪州司与他见面。他告诉我们,红军改向贵州进军”。因洪州位于通道至黎平道路上,且博古见陈云的时间至迟在12月16日,所以陈云的回忆指向黎平会议前中革军委已改变转移的战略方向。

简言之,李德的回忆指向通道会议改变转移战略方向,陈云的回忆指向黎平会议前中革军委改变转移战略方向,周恩来的回忆支持黎平会议改变转移战略方向。仅对比回忆材料无法断定何人回忆更接近当时情形,确定中央红军于何处决定“转兵”仍需其他材料。

再分析12月14日16时半中革军委致红2、6军团发展湘西北苏区电(下文简称“12月14日电”)。在既有否定通道会议“转兵”的叙述中,12月14日电所提中央红军“已西入黔境,在继续西进中寻求机动,以便转入北上”一语指中革军委准备北进湘西,故这份电报证明中革军委尚未放弃落脚湘西。但若联系12月14日电对红2、6军团行动的部署而作整体考察,则会发现情况远非如此简单。

12月14日电中,中革军委令“二、六军团以发展湘西北苏区并配合西方军行动之目的,主力仍应继续向沅江上流行动,以便相当调动或箝制黔阳、芷江、洪江的敌人”。也就是说,中革军委试图抑留相当一部分国民党军于湘西。按既有否定通道会议“转兵”的叙述,中革军委意图落脚湘西,那么,整个行动部署可以概括为中革军委率领中央红军转入湘西的同时,主动抑留国民党军于湘西。恶战势不可免。考虑到中革军委本是为避免与抢占湘西的国民党军作战而被迫西入贵州,甚至李德在通道会议上所提让过追兵再北上的方案也是力图避免硬碰,故中革军委即便意在转入湘西,也不应该主动抑留国民党军于湘西,这显然有背常理。因此,12月14日电中“已西入黔境,在继续西进中寻求机动,以便转入北上”一语不是指北进湘西,而是指北进黔北。

事实上,红1军团第1师第3团总支书记肖锋12月13日日记已记录通道会议决定放弃落脚湘西:“周副主席高兴地告诉我们,插向滇东的行动计划,是毛主席在通道会议上提出的。毛主席认为,在现在的条件下,要放弃在湘西同二、六军团会师的计划,改向敌人兵力比较薄弱的贵州北前进,力争在运动中打几个胜仗,创建黔滇川边苏区,扭转红军出征来的被动局面”。

总之,上述各种材料中,仅周恩来1943年的回忆不支持通道会议决定“转兵”。鉴于回忆材料容易出现漏忆、误忆与混淆等问题,基本可认定是周恩来的回忆出现差错。故判定中革军委在通道会议上决定中央红军不在湘西落脚,转于川黔边开辟新苏区。黎平会议正式宣布这一决定。

长征初期,红军是被迫离开的一方,此时,在与对手方的较量中,不能不承认红军是弱者一方,红军的动向更多地常常要受制于对手,这是了解这一时段历史时时要注意到的背景。从这样的角度看,彭德怀北进威胁长沙或西进抢占黄沙河的建议成功实施可能性极低,毛泽东在通道会议上坚持中央红军西进乃无奈之举,李德在湘南的若干决策亦属迫不得已。面对实力强大的国民党军,无论是李德,还是毛泽东,都没有过多的选择余地,历史,是在历史多方的相互运动中写就的。(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博士生 邹 铖)

姚文广 本文来源:网易军事责任编辑:姚文广_NN1682
本文系网易原创稿件,版权属网易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已经协议授权的媒体下载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网易,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