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山之子的博客

请君到太阳升起的东山来,这里有蔚蓝的天空、辽阔的海洋、温馨的朋友。

 
 
 

日志

 
 
关于我

甘肃兰州市人,中文系毕业,高级讲师,中国科学管理研究院特邀研究员。主要著作有诗集《兰山抒情》,小说集《含笑九泉》,散文集《宛川随笔》,《祖厉往事》,《半年吏录》,论文集《南河评论》,《函苑耕耘》等二十多部。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被印度钳制,尼泊尔为什么敢跟中国越走越近?//云石  

2015-10-19 16:16:47|  分类: 【收藏】报刊文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地缘的角度来看,尼泊尔天然就是印度的附庸。但在现实层面,这个山地国家却跟中国保持了极为密切的联系,甚至屡次让印度恼火也在所不顾。在印度视中国为最大“潜在劲敌”的大环境下,一个地缘上被印度钳制,自身又完全没有抗拒之能的小国,怎么胆敢跟中国眉来眼去?印度又为何始终不能将其制服?


云石君在这里做个分析:

尼泊尔地处喜马拉雅山脉南麓,北与西藏隔山相望;东西南三面则被印度团团包围。国土面积约14.7万平方公里,人口约2600万。从地形上看,国家由北至南,依次为山脉、河谷丘陵和平原草场,是一个典型的内陆山地小国。

虽然同时与中印接壤,但喜马拉雅和青藏高原的存在,形成了坚实的地缘屏障,而尼泊尔又地处喜马拉雅山脉南麓,与北印度平原一脉相接,所以在地缘属性上,它是南亚次大陆的边缘部分。

既然地处南亚,那印度的影响力就难以阻挡。鉴于尼印间悬殊的体量和实力差距,尼泊尔似乎不应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

实际上,在农耕时代,尼泊尔也的确是印度文明的一部分。佛祖释迦牟尼的诞生地,就在今天的尼泊尔境内。

但文明体系上归属印度,并不代表尼泊尔在政治上也归印度所有。在之前的《地缘政治14:印度为什么怕中国》中,云石君已经说过,南亚次大陆特殊的地缘结构,导致印度文明天然四分五裂,反应在政治上,就是很难形成大一统的中央集权格局。

连本土核心区都难以整合到一起,尼泊尔这种边缘山地,自然更没理由尊奉印度本部的号令。相反,由于尼泊尔多为贫瘠山地,但却与富裕的恒河平原紧密相连,所以生活在这块穷山恶水中的民族,理所当然的把洗劫恒河平原,当成发家致富的重要途径,并由此形成了骁勇善战的民族性格,后来英国殖民时期闻名全球的廓尔喀骑兵,便是由尼泊尔人组成(廓尔喀是尼泊尔的古代别称)。


19世纪英军中的廓尔喀雇佣军

但工业时代来临后,战争模式出现了改变。个人的武勇不再是军事优势的重要构成因素;热兵器成为战场致胜的法宝。

热兵器的发展,建立在工业技术条件之上;而水资源丰富的低地平原,是发展机器化大工业的基本条件。在工业时代,北印度平原,以及印度半岛沿海地区的地缘价值大幅提高,对南亚次大陆的其他部分形成了不可逆的地缘优势,工业文明远强于农牧文明的实力,也使获得工业加持的印度本部,有了整合边缘落后地区的资本。

时代和地缘格局的变化,使尼泊尔再想凭保持独立,难度大大增加。不过尼泊尔还有其它条件可以倚持:

首先是地缘环境的特殊性。尼泊尔全境为山地地貌,与恒河平原截然不同,虽然现代文明条件下,山地在维持地缘独立性上的作用已有所减弱,但在相当程度上依然存在。

而人种上,尼泊尔由于毗邻西藏,所以原住民是属于汉藏系的黄种人;虽然千百年来,雅利安人种的印度移民不断进入,但他们主要聚居地势南部平原,北部山区,依然是黄种人占优势。大量黄种人的存在,使尼泊尔与印度在人种上形成一定的差异。

而英国临走前的政治安排,则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二战后,英国殖民统治崩溃,殖民地纷纷独立建国。不过南亚的独立,并非印度用武力取得,而是英国在国力不济的情况下主动放弃。这就意味着,英国在临走时,仍有足够的影响,来主导南亚大陆的政治格局。


鉴于印度体量巨大,天然具备印度洋霸主的潜质,为了尽可能保留在地区的残存利益,英国对南亚次大陆采取了分而治之的办法,让巴基斯坦、孟加拉、尼泊尔等一系列在文化和地缘属性与印度核心区不同的边缘板块独立成果。靠着英国人的这一手,尼泊尔才获得了宝贵的主权独立。

当然,这种独立不过是表面上的罢了。印度建国后,其民族沙文主义思潮日趋泛滥,并竭力图谋对南亚次大陆的主导权。在这种情况下,尼泊尔不可避免的沦为印度的后院,内政外交都受被印度控制。

身为主权国家,尼泊尔对这种附庸地位当然不心甘情愿。但特殊的地理位置,使它无法挣脱印度钳制——直到中国的出现。

其实自打元朝将西藏划为宣政院辖地开始,中尼两国就已成为邻居。清朝乾隆皇帝时,清军还曾两度征讨廓尔喀,成为乾隆“十全武功”之一。不过农耕时代的人类文明发展水平,决定了中原王朝哪怕是对西藏的影响力,都是极其脆弱的,再想穿越青藏高原和喜马拉雅山脉,那更是非常困难——两征廓尔喀的虎头蛇尾,证明即便农耕文明发展到最高阶段,中国也没有在向南亚施加影响的能力。所以,这种邻居关系只不过是名义上的,中国对尼泊尔没有太多影响力。


直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形势才慢慢出现改变。

此时人类已经进入现代文明阶段。工业技术的进步和交通工具、设施的发展,使中国第一次有能力直接对青藏高原进行管理;甚至有了翻越喜马拉雅山脉,向南亚投射地缘影响力的技术可能。

而中印边境战争,则成为尼泊尔开始“亲华”的转折点。在中印战争中,印度以精锐主力对阵中国边防军,却不料大败亏输。虽然地缘格局的限制,使中国在战场上得胜后仍不得退出藏南。但这场军事胜利,却让世界各国刮目相看。

而这场中国的胜利,也让尼泊尔发现了摆脱印度钳制的机会:

由于现代文明条件下,青藏高原的地缘阻断作用已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中国已经具备向南亚施加影响的能力。在这种情况下,尼泊尔的适当亲华,可以有效的对冲来自印度的压力。

而对中国来说,虽然边境战争已经结束,但中印之间的结构性地缘矛盾却始终存在。虽然西藏的存在,使自己在地缘格局上对印度形成压制,但如果能与尼泊尔深度合作,则可以进一步强化自己对喜马拉雅南麓的影响,进而增强对印度的遏制。

中尼的想法一拍即合,二者关系迅速升温,反应到现实中:就是趁着印度战场失败,引发政治动荡之机,中尼公路于1963年7月破土动工,并于1967年正式建成。

中尼公路的建成,使中国获得了进入南亚的现代通道,其对尼泊尔、乃至南亚板块的影响力大大增加。

当然,地缘格局决定了,中国不可能控制尼泊尔——也正是因为如此,尼泊尔才敢放心大胆的和中国合作。但中尼战略通道的建成,使尼泊尔再面对印度的压迫时,有了讨价还价的本钱。

1969年,尼泊尔要求印度撤走自1953年以来就派驻加德满都陆军总部的印度军事代表团和北部边境哨所的印度军事人员——这在中尼公路贯通以前,几乎是难以想象的。

只不过,相较于尼印之间紧密的地缘关系,一条公路能起到的作用还是十分有限的,不可能彻底颠覆尼泊尔受印钳制的格局。而在经济上,这种表现更为明显。被激怒的印度随即发动经济制裁——1970年,印尼贸易与过境条约到期,印度却拒绝续约——这对国土被印度三面包围的尼泊尔来说简直是致命的打击。在随后的岁月中,经济制裁更成为印度屡试不爽的打压尼泊尔的手段。


作为一个内陆山地国家,尼泊尔的对外交通必须经过中印两国。虽然中国实力远超印度,但与尼泊尔接壤的却是最为边缘、经济价值最低、交通也最不方便的西藏高原。这种限制,决定了中尼公路的作用更多集中在政治和军事层面,具体到经济层面,中尼公路对尼泊尔的拉动作用并不大。

经济上受制于人,再加上中尼公路毕竟只是一条通道,在连接彼此上的作用远不能印尼之间的天然地缘关系相比,所以尼泊尔仍然不能摆脱印度控制。

但进入新世纪后,形势又发生了变化。随着科技水平的进步和中国国力的增强,中尼关系有了进一步发展的空间。而论证中的中尼铁路如果付诸现实,尼泊尔的真正独立就有了实现的可能。

铁路的建成,对尼泊尔将产生极为深远的影响:

首先,它将进一步拓展中国对南亚的政治军事影响力。虽然尼泊尔不可能让中国军事力量进入,但只要这条通道存在,尼泊尔在与印度的政治博弈中就更有底气——如果印度还敢对其欺压太甚,尼泊尔随时可以引华为援。这种形势下,印度免不了投鼠忌器,尼泊尔政治独立性会更有保障。


而经济上,中尼铁路的建成,更会极大减少尼泊尔对印度的依赖程度。相对于公路,铁路运输效率更高、物流成本更低,受自然条件的制约也更小;而现在中国的经济实力,也远非20世纪60年代可比。

基于这两点因素。这条新的中尼战略通道,其经济价值将远远超过之前的中尼公路:第一,尼泊尔的部分高价值自然资源可以通过铁路运到中国中东部工业区;第二,由铁路而来的中国游客,也会较之前大幅增长(2014年中国赴尼旅游人数已突破10万,铁路的畅通,更将使该数字倍数级增加),对尼泊尔这种人均GDP只有七百美元的内陆小国来说,中国游客的经济拉动作用相当明显。随着中尼双边经济活动的增长,印度对尼泊尔的经贸垄断地位会被进一步打破。

当然,青藏高原和喜马拉雅山脉的存在,决定了不管是铁路还是公路,都不可能使中尼之间的联系达到尼印之间那样的高度。但它们依然可以在相当程度上,使尼泊尔的附庸地位大为改观。再考虑到中国远胜于印度的国力,这不但可以在经济交往中弥补中尼地缘疏离带来的局限(中尼地缘关系虽不如尼印,但中国经济的能量却比印度强大的多),也意味着中国有能力在政治上对尼泊尔提供超越地缘限制的支持。


综上所述,只要中国对印度的巨大规模优势持续存在,那它对尼泊尔的影响力有可能会达到跟印度接近等量齐观的程度——直白点说,中印在尼泊尔有可能会形成均势。

一旦这种均势状态形成,尼泊尔的重要性就凸显出来,它的政治态度,将可以决定该国的走向和归属(在印度一家独大时,尼泊尔是法决定自身命运的)。

当然,如果不想因中印地缘冲突而引火烧身,尼泊尔是不可能向任何一方一边倒的。中立的原则下,在该区域内部助弱遏强,维持均势状态,会是尼泊尔符合自身利益的最好选择。

由于尼泊尔本就是南亚国家,地缘的限制决定了中国无法对它实现掌控。能将其从印度的附庸,转变为中印之间的战略缓冲,这已经是现有条件下的最好结果,对这样的局面,中国当然是愿意接受的。

但印度就悲剧了。好端端的自家后院,变成了两家人之间的市政园林,这换谁都得憋屈死。

但打铁还的自身硬。印度的大规模工业化迟迟无法开展,它与中国的国力差距不断拉大。(印度为什么无法工业化,可参见云石《地缘政治15:印度为什么成不了第二个中国》)

当这种差距拉大到一定程度,中印在尼泊尔的均势状态就会自然而然的形成。届时,就算印度不情不愿,也只能徒唤奈何。尼泊尔一直以来建立中立和平国的努力,也就可以宣告达成了。

下一节,云石君将继续南亚系列,主讲斯里兰卡,看这个北印度洋岛国,在面对印度压力时,是如何应对的。

注:本文为云石地缘政治系列第20章:南亚之尼泊尔篇引文来源  被印度钳制,尼泊尔为什么敢跟中国越走越近?//云石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