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山之子的博客

请君到太阳升起的东山来,这里有蔚蓝的天空、辽阔的海洋、温馨的朋友。

 
 
 

日志

 
 
关于我

甘肃兰州市人,中文系毕业,高级讲师,中国科学管理研究院特邀研究员。主要著作有诗集《兰山抒情》,小说集《含笑九泉》,散文集《宛川随笔》,《祖厉往事》,《半年吏录》,论文集《南河评论》,《函苑耕耘》等二十多部。

网易考拉推荐

新华社女记者装富婆暗访赌窝:输赢瞬间数万元  

2014-12-06 10:31:55|  分类: 【收藏】社治安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华社女记者装富婆暗访赌窝:输赢瞬间数万元
2014-12-06 06:24:27 来源: 新华网


 

为了能进入农村赌场,我几乎问遍身边的人,也没有谁认识参与经营农村赌场的人,更不知道哪里有较大的农村赌场。我一次次给亲朋好友打电话,请他们帮忙问下农村老家的亲戚。

两天后“喜讯”传来,一位亲戚的小学同学老郭过去常去某县农村赌场,但不知道他现在在哪,也不知道他的电话,只知道他父母还住在村子里。这是唯一反馈的线索了,不能错过。当日下午,我驱车数小时来到小村落,找到了老郭的父亲。在这里我了解了更多的情况:老郭曾经长年混迹于附近大小赌场。半年前,老郭找到一份保安的工作,从此离开了“黑道”……

回家路上,我一直思考着如何说服老郭带我进赌场,回到家后我给他打电话,表明身份和意图,老郭一直没吭声。我耐着性子和他讲了半天道理,和他攀起了“老乡”,用真诚打动了他。老郭答应带我去一个拆迁地赌场。在这里,一些因拆迁暴富的农民成为赌博庄家“勾引”的对象,参赌的几乎都是拆迁农民。老郭和我约好时间和地点,让我打扮成生意人赴约。

暗访的第一步迈出去了!挂上电话那一刻,我的眼泪夺眶而出,因老郭的仗义,也因自己的执着和无畏。当晚我早早上床休息,但却兴奋得一夜未眠,就像一个准备冲锋陷阵的战士,脑中反复盘算着如何应对可能出现的各种状况。

层层关卡入“赌窝”

约定时间到了,我早早起来浓妆艳抹一番,穿上高跟鞋,戴上金项链,拎上漂亮的手包,对镜看看有点女老板的派头。收拾妥当后我独自一人和老郭见了面,老郭交待了些注意事项后驾车出发。汽车在仅容一车通行的村道上前行,七拐八拐后停在一处自建楼房前。门口停着几辆轿车和摩托车,几个青壮年手上拿着对讲机,或倚靠车门或骑坐在摩托车上。刚从车上下来,我就被几双眼睛盯住。

一位40岁左右男子警惕地走过来。老郭指着我说:“这姐们是做煤炭生意,人靠谱!”男子稍稍放松警惕,说:“你们可以先看后玩。”他带我们绕过农房,沿着一条小路爬上半山坡上的几间平房前。

他敲门带我们进入其中一间平房后立即回身将门反锁。房内烟雾缭绕,有10多人吵吵嚷嚷、神情亢奋,正围着一张大圆桌赌扑克牌,每人面前都堆着一厚叠100元的钞票,桌上赌资至少有十几万元。

赌法很简单,每局每人发两张从1到10的数字牌,相加比个位数数字大小,9最大、0最小。具体是参赌人员与庄家比对,比庄家小的,输给庄家这一局下的赌注;比庄家大的,从庄家手里赢得与下注相同的钱;如果两张牌是一对就是大牌,输赢都要翻倍。这种赌法每局只用1分多钟,下的注从100元到数千元不等,输赢瞬息之间,如果下的注大,一局的输赢达几万元。

一个多小时后,我觉得情况了解差不多了,借口没吃饭想离开,却被一赌徒拦住不让走,他说不用出门,想吃啥都有,累了还能叫人来按摩,随即抄起手机叫人送饭。

我意识到离开并不容易,恐惧感顿时袭来,脸上、手心开始渗汗,心里七上八下忐忑不安。赌场里的我是多么“扎眼”,不抽香烟,不说脏话,不懂行规,不会行话,与赌场是那么格格不入,被识别显而易见。我提醒自己别慌张,沉住气,表面上仍装做看牌,心里暗暗谋思其他脱身计划,再一次尝试,必须成功。

很快有人送来饭菜,我装出饥饿的样子,硬“撑”进一大碗。又看了一会后,我拿出钱包里的钱胡乱数了一气,叹声说:“昨晚打麻将输得只剩几千块,我去取点钱再回来。”老郭很默契地配合我说,这点钱咋够?离这儿不远有银行,我带你去!其他人看看也没阻拦,我和老郭顺利脱身。

所有努力都值得

今年初,贵州省开展了为期一年的严厉打击赌博活动,遏制农村赌博收到成效。可是我从这次采访中了解到,部分地区农村赌博活动改头换面、分散隐蔽。这次老郭带我去的赌博窝点比较典型,基本属于“随机抽取”的一个农村拆迁地,虽然是一个点的情况,从侧面反映了一些农村赌博仍然猖獗的现状。

这次暗访,我记下眼睛看到的、耳朵听到的一切,写成《赌博场开进深山坟场,输赢瞬间数万元--一个农村聚赌窝点见闻》等稿件。

尽管稿子发出已经两月有余,但是我内心深处仍然心潮难平,那些沉迷赌博的农民总浮现在自己的脑海里。对一个农村家庭而言,最大希望就是脱贫致富,如果一个农民在城镇化进程中因拆迁补偿“一夜致富”后,经不住诱惑深陷赌博,因赌倾家荡产,因赌妻离子散、家破人亡,那该是怎样的惨淡?我一直认为,自己身为一名记者,可以为改变农村赌博现状做些努力,挽救一批痴迷于赌博的农民,保住他们的卖地钱、血汗钱,保住他们的家,保住他们的未来。


我的努力是值得的。报道发出后,有关部门专门制定整体工作方案打击、整治农村赌博问题,近几个月,打击农村赌博、丰富充实农村文化生活等相关新闻频频见诸报端。据统计,截至11月10日,贵州今年以来共查处涉赌场所4000多家,打掉赌博团伙330多个,收缴赌资3000余万,部分引诱农民赌博的庄家归案,他们将受到法律的严惩。目前打击行动仍在继续。

回想起来,这次暗访费尽周折,我流过泪,担过惊,受过怕,但通过这次暗访让我得以在赌场里亲眼观,亲耳听,亲身感,直面了农村赌博的场面,我捕获的是活生生的具有价值的素材,向读者呈现了农村赌博最真实的情况。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