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山之子的博客

请君到太阳升起的东山来,这里有蔚蓝的天空、辽阔的海洋、温馨的朋友。

 
 
 

日志

 
 
关于我

甘肃兰州市人,中文系毕业,高级讲师,中国科学管理研究院特邀研究员。主要著作有诗集《兰山抒情》,小说集《含笑九泉》,散文集《宛川随笔》,《祖厉往事》,《半年吏录》,论文集《南河评论》,《函苑耕耘》等二十多部。

网易考拉推荐

揭江西安远稀土黑色利益链:涉副国级领导妻子  

2014-11-17 13:54:17|  分类: 【收藏】反腐总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揭江西安远稀土黑色利益链:涉副国级领导妻子(全文)
2014-11-16 22:31:35 来源: 财经网(北京)

江西安远县委原书记邝光华
江西安远县委原书记邝光华


 

“非法开采者通过亲情、友情、人情等各种关系,拉拢一部分干部一起搞,就形成黑色的利益链”

2014年10月9日,江西省赣州市中级法院一审以受贿罪、滥用职权罪判处安远原县委书记邝光华有期徒刑17年,并处没收财产60万元。法院认定,邝光华收受他人贿赂财物近700万元,并在亲属非法开采稀土一事上给予关照,造成国家损失1700余万元。

53岁的邝光华曾任安远县委副书记、副县长,会昌县委副书记、代县长、县长,安远县委书记,在被刑拘之前是赣州市机关事务管理局正县级干部。

安远是赣州市稀土非法开采较为严重的地区之一。2013年,根据中央第八巡视组和江西省委的有关指示精神,赣州市开展了为期三个月的稀土专项整治,发现并打击非法开采矿点233个,其中安远县104个,各非法开采矿点当事人均被立案查处。

在专项整治中,安远县党政有关领导干部被指充当非法开采者的“保护伞”,除邝光华外,还有安远县委原常委魏崧阳、原副县长兼公安局局长廖雪勇、公安局原副局长兼刑侦大队长魏剑平、矿管局原局长凌永生、政府办公室原副主任兼迎宾馆经理钟道统等20余人先后被查处。

8月14日,邝光华一案公开审理。庭审中,邝光华不仅否认受贿、滥用职权,称自己受到专案组刑讯逼供,被迫捏造受贿情节,还举报了全国政协原副主席、江西原省委书记苏荣的妻子于丽芳,称因为没有成功帮于买下安远县一个矿而遭致赣州市主要领导打击报复。

此举报未写进一审判决书中,亦未有启动审查的公开迹象。虽如此,但此事件的发酵以及安远稀土等矿产的利益关联与争议远未结束。目前在赣州当地,涉及稀土产业及利益问题时,许多政商人士甚至谈之色变。

邝家系列开矿案

素有“稀土王国”之称的赣州,拥有全国30%以上的离子型重稀土。这些资源主要集中在辖区内的七个稀土主要生产县,安远是其中之一。安远县地处长江水系赣江上游和珠江水系东江起源地,为闽、粤、赣三省交界处,是典型的丘陵山区县,稀土矿资源丰富,已探明储量5万吨以上,远景储量30万吨以上,另外还有钨、铅、锌、铁石、钼、高岭土等矿产资源。

靠山吃山,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开始,安远县乃至整个赣州开始探矿开矿,又由于稀土矿开采的工艺比较简单,对稀土的开采更是混乱无序。

“过去在赣南遍地无证开采,村民在家支个大水缸,背几篓红土倒进去,加上硫胺,就能生产稀土沉淀物。”现已退休的张祖廉原是赣南地质调查大队副总工程师,很熟悉当地盗采的流程。据他介绍,把这些沉淀物过滤、烘干,用砖砌的炉子焙烧后,就得到稀土氧化物,完成所有的稀土初步开采加工工艺后,按照市价就可以卖到广东,最后被走私出境。“甚至当地还有一些老板以开采高岭土为名,偷偷盗采稀土,现在风声紧,盗采者若有,应该也在深山里。”

长时间的无序开采,不仅使得赣州水源被污染,甚至很多山头都裸露在外。就《财经》(公众号:mycaijing)记者实地查看安远县周边所见,仅安远县新龙乡方圆3公里内,山头开矿痕迹遍布,达近七八十处之多,甚至有些痕迹就在公路两侧。

如此简单的开采工艺和暴利,除了本地人盗采之外,整个赣南的稀土还受到外地商人的觊觎,形成“有关系的大采,没有关系的就偷偷摸摸采”的格局。

材料显示,邝光华的妹妹邝玉珍夫妇亦未能免俗。邝玉珍是寻乌县人,其丈夫罗伟峰原是寻乌县国土资源局局长。2011年7月,邝光华被调至安远县任县委书记,四个月后,邝玉珍夫妇亦来到安远县与朋友合开了一个稀土矿。

邝玉珍案判决书称,在未办理采矿许可证的情况下,双方即签订合作协议,决定在安远县天心镇竹湖村早禾坑开采稀土矿,并约定邝玉珍负责协调县级有关部门的关系,另一位叶姓合伙人负责协调村级以下的关系。

此外,邝玉珍还涉及行贿罪和利用影响力受贿罪——行贿安远县矿管局副局长谢富国,利用邝光华的影响力。虽然邝玉珍仅承认了前项罪名,不过最终被三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13年。

其实早在邝玉珍之前,邝光华还未到安远任职时,邝光华的弟弟邝光辉就已在安远县开矿。邝光辉的妻子称,当时他们在安远买了几个山头,“因为前几年开矿的比较多,周边其他人都把山头开了起来,所以县里就通知我们也去开矿,但我们是所有手续齐全”。

她还称,因为开矿要给政府“纳税”,当时是默许可以越界采矿。“后来矿业集团(赣州稀土矿业集团有限公司)说我们越界,矿管局又说没有越界。但在接到矿业集团的说法后,我们就立即停产了,结果成了非法经营,鉴定后说非法开采的矿产价值5000余万元。”

邝光辉的妻子自称对开矿邝光华并不知情,甚至称为核实邝玉珍是否开矿一事,邝光华还打了邝玉珍一巴掌,邝玉珍没有承认。这也给邝光辉妻子留下邝光华不好相处的印象。法院对邝玉珍的判决书中则认定,邝光华对此事一直知情,并跟相关部门打了招呼,对邝玉珍适当“照顾”。

目前,邝光辉案仍未宣判。

 

党政领导“陷落”

事实上,2012年5月起,赣州市先后出台了《在稀土开发管理中进一步落实监管责任的意见》《稀土矿山管理联合执法实施方案》《稀土矿山信息化远程监控系统工作方案》等五个加强稀土监管的规范性文件,从群众参与、社会监督、部门联动、责任落实和科技监控等方面,努力实现对矿业秩序“标本兼治”。

2013年6月,在中央巡视组进驻江西后,江西省委召开专题协调会,部署对赣州稀土开展专项整治工作。赣州市按照省里的部署,由市纪委牵头,以安远县为重点,开展了为期三个月的稀土专项整治。整治期间,全市共派出200多个工作组共3000余人,立案查处各非法开采矿点当事人。

因多名亲属涉嫌参与非法开采稀土,2013年9月27日,邝光华亦在此次专项整治中被赣州市纪委带走调查。

一审判决认定,2005年至2013年,邝光华在担任安远县委副书记、副县长,会昌县委副书记、代县长、县长,安远县委书记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多名民营企业老板及凌永生、钟道统、廖雪勇、魏剑平官员的财物共近700万元。

除上述受贿外,邝光华还涉及滥用职权。法院认定,邝光华明知妹夫罗伟峰在安远县内非法开采稀土,在凌永生汇报后,邝光华依然交代凌在处理时适当予以关照。后凌永生交代分管执法工作的副局长谢国富,在整治过程中关照罗伟峰。

2011年至2013年期间,在凌永生、谢国富等人的关照下,罗伟峰伙同他人在安远县非法开采稀土的行为长期没有被查处。经江西省国土资源厅鉴定,罗伟峰伙同他人在安远县天心镇井头村大禾坑、竹湖村早禾坑非法开采稀土,造成矿产资源被破坏价值共计1700余万元。

庭审中,邝光华逐一否认了检方的各项受贿指控,只承认收受了礼品帝驼牌手表和佳能DV一台,他称其他事项是“在专案组办案人员严刑拷打和胁迫下被迫捏造的供述”。

至于滥用职权为妹夫罗伟峰、连襟刘汉涛非法开采稀土打招呼,邝光华否认凌永生曾向其汇报及受其招呼,之前的承认系因“在逼供下”。另外,罗伟峰与凌永生是老乡和前同事,与谢国富是远房亲戚,根本用不上他打招呼。

庭审前一天,2014年8月13日,邝光华在会见律师时自称,2013年春节刚过,赣州市就成立了专案组,专门负责邝光华的材料。从4月份起,赣州市主要领导多次找邝光华训话,到5月份更是直接要求他供认参与非法开采稀土、收受贿赂等罪名。他称,专案组其间多次使用拉拢手段,只要他承认自己收受贿赂,特别是只要交代有哪几位市委常委、副市长、副省长也参与了非法开采的问题,并象征性地将“赃款”捐出几十万元,就绝对保证他其并继续被重用、得到提拔。但邝光华没有承认。

彼时,恰逢中央巡视组在2013年5月下旬进驻江西,赣南稀土开采乱象问题受到特别关注。几乎在邝光华被抓同期,安远县20余名党政官员均被调查,有些目前已经获刑。

举报“于姐”与上级

今年8月14日,庭审期间,邝光华当庭举报苏荣妻子于丽芳插手安远县矿产买卖,因其未能办成此事招致赣州市主要领导打击报复。

苏荣在2007年至2013年间任江西省委书记,2014年6月,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全国政协副主席苏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接触过于丽芳的人士介绍,她年近60岁,人称“于姐”,与其当家人同为吉林人,待人颇有素养,但官气也不小。她曾长期供职于银行,退休后被民生银行聘为董事会审计委员会主任。因受贿罪一审获刑死缓的江西新余市人大常委会前主任周建华,曾实名举报“于姐”插手新余一桩以亿元计的土地生意(参见《财经》2014年第18期“‘于姐’插手的土地生意”)。

邝光华当庭举报,2012年春末夏初之际,他在赣州市青少年活动中心开完会后,赣州市某主要领导把他留下后说:“苏荣书记的爱人手中有些资金,对你们县的钼矿很感兴趣,想把它收购过来,这一两天会派人谈这个事情。你去协调下,促成此事。”邝光华答复,“这个矿在私人手中,价钱要双方谈,有一定难度,但我会全力去促成。”

一段时间后,邝光华接到上述领导的电话,说苏荣妻子派人到了赣州,让他去对接。邝光华叫上安远县政协原主席叶某一起,在赣州一家高档酒店与两位来宾见了面,并将要出售钼矿的潘姓矿主介绍给了来人。

“我记得当时见了两个人,一位姓刘,另一人是个小伙子,都从北京过来,当天下午他们还去实地考察了钼矿,后来洽谈多次,因价格问题没有谈拢。”在上述会见笔录中邝光华称,之后前述市主要领导对他明显表示不满,此后整治稀土时,安远成为典型县。多名赣州及安远政商人士则称:在赣南六县,安远不是最乱的。

叶某在电话中证实了上述会见之事,不过双方由于价格相差悬殊,没有谈拢。

今年10月23日,潘姓矿主对《财经》(公众号:mycaijing)记者承认曾与北京来人见过,但仅限于交换名片,见面时间很短,没有谈论买卖矿产的事情,甚至都没有在一起吃饭。

 

不过,在8月14日邝光华案开庭审理的当天,邝光华儿子邝凯电话向身在美国的潘求证时,后者首先回应是不记得此事,之后又问现在怎么了,然后又说有这件事,承认这个事情没有谈成,并且承认带着两名商人到钼矿进行了考察。通话的最后他说现在国外,可能年底才能回来,让邝凯及家人注意安全,“目前形势很复杂”。

安远县政府信息公开显示,安远县园岭矿业有限公司是由潘和钟姓外商于2005年春投资兴建,注入资金1280万元从事钼矿勘察、开采。另据工商资料,该公司成立于2006年2月22日,注册资本为3580万元,经营范围为钼矿勘查、采掘、加工、销售、民用建材销售(凭许可证经营)。

就上述举报内容,所涉及的赣州市主要领导无论电话、短信,均未对《财经》(公众号:mycaijing)记者做出回复。

稀土的整治与管理

安远县当地人介绍,开矿者与县乡两级政府多多少少有些关系,乱象鼎盛是在2010年,当时凡有稀土的山头基本上都被开采,后来慢慢变少,至2013年邝光华被抓后,基本上就没有了乱采、盗采稀土现象,仅有国有矿业公司还在开采。

以安远县新龙乡坪岗村为例,该村虽仅有700余人,但分布在村子周围的矿就有6个,均没有采矿权,被整治之后均被关停。目前上面虽然种了树苗,但大部分黄土还裸露在外。

“之前也有查的,但查之前就会有人通知矿主,然后矿主就停采几天,等检查过去后,再开工。”一位黄姓村民说,没有背景不可能在村里开矿,有时为了避免与村民发生不必要的麻烦,还会找村干部作为股东,在与村民起纠纷时,就找村干部来摆平或者调解。

赣州市政府有关负责人此前受访时曾称,2010年底以来,赣州市加大了稀土矿业秩序整治力度,取缔了一批非法开采矿点,但基层干部参与非法开采的现象仍时有发生。

“以前也整治打击,不是说领导不打击,只是非法开采者通过亲情、友情、人情等各种关系,拉拢一部分干部一起搞稀土,就形成黑色的利益链条。”安远县矿管局纪检组长胡洪涛对《财经》(公众号:mycaijing)记者称,从去年开始,安远县对稀土整治力度较大,“动真动硬,抓了多人后,把非法开采、盗采稀土的气焰给打下去了”。

胡洪涛称,作为执法部门,打击非法开矿点后,开矿者又会死灰复燃,这样往往不能打击得很彻底。“有时候还没去打击呢,就有人已经通风报信,到了非法开采点,什么都没有了;还有就是领导打招呼,让打击的时候轻一点。去年中央巡视组来后,就动真格的了,省里的专案组抓一部分人,有些还被判刑,非法开采者害怕,有些人逃走。可是在这之前,有些非法开采者被抓之后,关了几天,通过关系就被取保候审了,这没有什么用。”

胡洪涛表示,现在只要涉及到稀土问题,均是高度重视,加大力度打击。现在,每个采矿点整治都要验收并且跟踪,且各个乡镇、林场的责任进行了分配,哪个地方出现问题就找哪个地方的责任,包括领导责任。“领导们不愿意去担非法开采稀土的责任,不再像以前那样想着利益。”

在2013年3月底,赣州稀土集团挂牌正式运营,标志着赣州稀土产业向集约开发利用迈出关键一步。至此,赣州稀土矿业有限公司成为目前赣州稀土唯一采矿权者,对全市范围内的稀土矿山资源实施统一规划,统一开采,统一经营,统一管理。其拥有年配额生产量9000吨,掌握全国60%以上的离子型稀土配额生产量和稀土氧化物供应量,是南方稀土第一大资源平台。根据国土资源部公布的采矿权名单,江西省有45张采矿证,居各省区之首,其中赣州稀土矿业有限公司取得了其中44张。

赣州稀土矿业有限公司是赣州稀土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赣州稀土集团)的子公司。赣州稀土集团为全资国有企业,其有9个国有股东,其中赣州市国资委控股25%,其余75%由赣州下属8个县市国资委共同持有。


江西理工大学教授吴一丁介绍,在赣州稀土的整合中,不少央企、大企业想参与,试图集中资源、提高价值,进来分一杯羹。赣州则一直想由赣州稀土集团来主导,但整合起来难一些。另有专家受访时认为,其实赣州稀土矿业有限公司并无能力开采全市矿山,所以实际开采者还是原来那些老板,这无可避免超采、偷采。

“安远县样本也给我们提了个醒,就是政府部门、官员不应过多参与到稀土开采的市场中去,去干预资源的分配和企业的经营活动。”吴一丁提出建议,事实证明如此,稀土利益这么大,就应该交给市场去管理,政府可以维持市场秩序。(本文原载《财经》杂志第412期)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